神木

NO.11 神木

林浴沂2017/02/06

我已經不夠神。神木已是冠冕堂皇之詞了,亦如旅人之困,且看林內的不速之客吧。隱居已是機緣,更成為語囈裡的鄉愁。葉去凌霄乃高節之象,如今至來,我這株神木,已不再為神了,反倒成為顛沛邊陲的寄託之志。

羅玟晴2017/02/01

宛如守護一般,默默靜靜的站在彼方。 不曾說過一字,不曾笑過一次,不曾掉過一淚,儘管如此,生命力卻毫無遺漏的洗滌了過客。 它看似粗壯,看似高聳,看似威嚴,看似深不可測。 但它也會感到孤獨。 每當有人走到身旁,品頭論足一番,又自以為高尚的走離,它便覺得寂寞。 如果那人能用手,輕撫那粗糙的樹幹,這就夠了。

林佩潔2017/02/01

數百年來,孩童琅琅的笑語替我灌溉;農人們辛勤落下的汗水肥沃我的壤土。親愛的世人啊!願你們千年萬年都能和平共處,我會用盡全力的伸開枝枒,給歡笑的你們、努力的你們,一個平靜又樸實的角落。

紀冠全2017/01/30

矗立在廣漠的萬象中,我高大而漠視一切,我閱盡了多少的繁華。你們以為我有多驕傲,因為你們根本不知道,我要經歷多少的寒霜血雨。火車嘟嘟嘟的聲音混雜著多少的笑和叫,我赤裸裸著被眾人稱頌,但我從來不要這樣的額手稱慶,因為我只想要一個有溫暖的域境。多麼希望每天都有火車的相伴,因為我很孤單。

Yu Jen Shih2017/01/28

誰也不願想起,究竟是鐵路挨著參天古樹而在著,抑或一個偶然的種子彈落在偶然的角落,一切便是那樣了。 人類的歷史,似乎比春秋深淺不一的年輪,更容易為時間毀壞。當火車經過的時候,會有多少人能夠回憶起,風吹草動的那些年歲。

李沛恆2017/01/22

火車又跟我打招呼了,這是第一千多少次來著?人們常常在說的「燈下黑」,不知道樹族適不適用。我能感受到彼此的交流,但是對方使用的方法與工具卻只能讓我迴避,但我還是相信總有一天能夠一起前進。

李采霖2017/01/20

曾幾何時,我在這塊土地上發芽長大,曾幾何時,我活過了三千餘年的歲月,又是曾幾何時,人們稱呼我為「神木」,看著人類在這片土地上繁衍,身邊的朋友漸漸地衰老和死亡,我依舊屹立不搖,你們一定不會懂,我是多麼的孤單寂寞,直到人們在我的腳下建造了火車,那嘟嘟的汽笛聲總是帶給我樂趣。依舊是那藍藍的天、綠綠的地。

徐郁軒2017/01/19

已經過了多久,我沒有彎腰凝視小螞蟻搬家,已經過了多久,我沒有和我的小花朋友說話,我早已淡忘那些零碎片段,我抬頭仰望著天,俯視著大地,聆聽自然的聲音,有陣輕快的旋律往這裡前行,一陣煙霧瀰漫,離開了我的視線,下次何時會再來呢?

Alex Tseng2017/01/17

幽靜的山林中,白煙裊裊上升;高壯的神木下,有著歷史的遺跡。煙中有山,山中有煙,這是多麼美妙的景象,坐在小火車裡的乘客,面對著神木,會有什麼想法,而高高在上的神木,俯視著火車,彷彿更加顯露出人類的渺小。人類融入自然,大與小形成強烈的對比,愛護大自然,才是人類現在該做的事。

杜弘毅2017/01/15

踏過崎嶇險徑,在跌宕的峰巒,造就雄偉壯麗的神木,使驚豔的人群甘願跋山涉水,投入它的懷抱中,去汲取一股莫名力量的滲透。山鳥嚶嚶呢喃,演奏扣人心弦的天籟,澎湃激越的心靈悸動,那是內心最深層呼喚。在這個平和的能量場,會覺得有一股平靜流淌的能量,添增了智慧,使心胸更為壯闊,而能有更大包容,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