畢卡索

NO.30 畢卡索

施昱任2017/02/10

我早已忘卻,你在眼中最後的樣子。但把每一片顏料都染上去,相互拼湊重組,就能夠完成。 關於所有抽象而模糊的,我們都稱為未知,表示還不確定,還可以確定。我不願死後才被提起,能被你記住,便足夠填滿整面畫布。

林浴沂2017/02/06

隨著情緒作畫,每一塊色料,均猶是一幅天鑿的臉孔,讓看似不成矩規的度角,因心隨意轉入進了波止凝水,而有震天價響的足跡。好似說,畫彩不經意地勒下,一滴油彩竟為鐫琢入布的繡線,是之,保不齊任何無經思索的衝決,都將會是一列靈魂般的絕美。

林建宏2017/02/04

你說,藝術是一場扭曲時空的默劇,在紛紛擾擾的時代裡,胼力地雕塑屬於自己的光和影,用繽紛,自詡著曾經燃燒過的生命。 我說,在非白即黑的詭譎世代中,你的光和影不也曾企圖佔據我雙眸,讓我不由自主地思忖,色彩該有的名字,到底是你還是我? 直到我們相遇那一刻,我才明白,原來,我不是我,我只是你的靈魂。

柯智元2017/02/03

外面一抹彩虹,在媒體拋出風向時,家人因宗教選擇了白色,所以你被迫是白色。街頭抗爭時,你向你家人說你要去找朋友讀書,卻是來街頭,你將你的臉上了色彩,你看到許多彩虹,可一場大雨抹去了臉上的顏色,不自覺地,你流下了眼淚,像發了瘋似的想抹去臉上的色彩,你大聲地喊,何時彩虹也是你接受的白?

宋玉澄2017/02/01

濃烈的色調、扭曲的五官,是這個世界的縮影,還是畢卡索對這個世界的心理投射。創作者以其高超的筆觸與光影變化的技巧為表,及一生豐富的歷練為骨,再內心充滿的慈悲為本;恍似對畢氏終生成就的禮敬與再現之外,更像是一幅大師與大師的對話,讓人撼動不止!

杜弘傑2017/01/18

活得越是瘋狂,就越接近真實自己!在枯燥的軌道中,容許我偶爾脫軌;在現實社會中,允准我時刻享有追求真善美的意念。人生幾何?能夠無所羈絆去做幾件喜愛的事,該是一種多大的樂趣!我用深深呼吸來放鬆全身肌肉;用從容步伐來緩和緊張節奏。我不斷求新求變,不自我設限,不藉由具體事物來反應現實,而是主觀表現真實的自我

黃育晴2017/01/12

別人看我是瘋狂,但只有我自己知道,沒有任何情況比此刻清醒,糾結著,纏繞著,創意是不受控制的野獸,狂烈地奔騰;兇猛的拉扯著,像是要衝出腦袋,成為各種顏色,在意識中轉出斑斕的色彩,扭曲了我的眉宇、頭髮、臉頰......傾洩而下,流淌在世間,不會消失。

李飛梧2017/01/12

夏日的花,伴隨著你甜美的笑容,讓我的心彷彿得到了翅膀,遨遊在只有你的天堂,在溫暖的雲彩下,我發現了一絲烏雲點綴其間,縱使你美麗的臉龐試圖遮掩,也擋不住歲月與生活留下的那一抹哀傷。 太陽的落下突顯了月光,更突顯了你臉上被淚水暈開的妝,也請讓我成為你的翅膀,帶你飛離這個地方,有黑暗的地方總會有陽光,讓我們一起在這個紛擾的世界闖蕩。